在脉脉职言 我才真正看懂了互联网大厂

原标题:在脉脉职言,我才真正看懂了互联网大厂

来源:燃次元

作者|麻薯

编辑 | 麻薯

来源 | Epoch故事小馆(ID:epochstory2017)

“pdd98年年轻女员工猝死”的消息爆出后,已经发生了好几次大转折。到了今天,已经演变成了一场关于资本、公关、工作伦理的大讨论。

信息在各大平台上不断地增殖、发酵、扩散。溯源过去,会发现这则消息的源头又是脉脉职言区。

这个匿名社区,堪称当代资本现形记的赛博茶水间。

1

去年是“打工人”意识觉醒,并对所有资本话语变得格外敏感的一年。

成功学被弃若敝履,“福报”被当成笑话,内卷被不断反思,对准“资本家”的拷问则越来越尖锐。

只消回想一下,去年有撼动社畜内心的新闻,都是从脉脉职言区传出的,大概就能理解,这里早已不单纯是一个吐槽灌水的论坛,而是时代的一面照妖镜。

比如这一则堪比“龙王赘婿”的复仇情节,让评论区的用户都大呼“引起极度舒适”:

有道是,资本主义世界才知道,什么是真正的劳资关系。

但并不是所有人都幸运,大多数人在不健康的劳资关系里,总是处于下风。

比如一则关于竞业协议的:

网传旧图,现原贴已消失

现在还能搜到的同款爆料,一样令人悚动:

这样的爆料显然影响力不小,到了今天,每一个收到字节offer、或意图从字节离职的人,几乎都会在脉脉上问一句“字节的竞业真的这么恐怖吗值得去吗?”或是“离职后有没有办法偷偷入职竞品公司?”。

这几天的热搜榜上,除了员工猝死的新闻居高不下,“橙心优选 入职慎重”也已经挂了好几天,这么开宗明义的关键词,任谁都会忍不住点进去一探究竟。

果不其然,在电商高速发展的赛道上,滴滴旗下的产品,开得飞快:

不过评论区这次画风变得不太一样,可能……钱实在给得太多了:

大厂砸下大把的钞票,想要买断员工们的如厕自由、离职自由或是不加班自由。这是两难的选择,脉脉用户们心中各有答案。

但至少,他们把现状po了出来,让人知道,在一些时候,你很难同时顾全经济上的体面,和好好生活的尊严。

2

尽管在整个脉脉平台上,尚有一些行业的多样性,职言倒是越来越像互联网公司的内部吐槽大会。

如今职言的内容大致可以分为:炫耀讨论薪水(互联网公司的秘辛)、控诉公司不人道的加班制度(永恒的主题)、面试的经验与困惑(“进大厂”仍是许多人就业的优先选项)、公司高层的八卦(最风起云涌的一片江湖)。每一样,都很互联网。

有人说脉脉职言是凡尔赛基地,此言非虚。在脉脉上,“凡”是一件很单纯的事:晒offer,秀薪水:

还有人秀得更加简单直白:

有了脉脉以后,人均收入水平最高的平台就不再是知乎了。甚至在脉脉上被伤害的人,还会在知乎发出天问:

较有生活经验的人自然知道,这些炫耀真假难辨不说,即使是真的,也不过是幸存者偏差。

愿意炫耀的人,总是已经感到自由、感到安全的人,并且炫耀的标准会被越抬越高。

人和人的悲喜并不相通,同样是在职言区,有一个名为“失业树洞”的小圈子,能在这里看到人生最失落的状态:

还有这样的:

不知道这些在互联网世界已经不再年轻,又往往有更重的家庭负担的用户,在简单几句沮丧背后,又有一个什么样的人生。

也有这样的,已经生了大病,仍然对互联网行业进退两难:

但这样的发言比起秀薪资或职场爆料,往往应者寥寥。人性慕强喜富,用户们大概很少想到要去看看真正失意的人。

不过,这倒是应了“树洞”的本意,找一个没人的角落,默默倾诉,并且对回应不报期待。

老一批的脉脉用户大概会怀念匿名爆料区仍在的时候,少了“XX司员工”的认证,各类发言的尺度较今天更大,除了职场的高压和薪资待遇,桃色的八卦也总是更能抓住用户的眼球。有多少暴打小三、痛斥渣男的大厂八卦,最早的信源都是匿名爆料区。

然而,在2018年,匿名爆料区被整改关闭,并升级成了今天的“职言”。所有的发言下都有身份,意味着所有用户都要对自己的发言负责。

真的有人现身说法地“负责”过。热衷于职场八卦的用户大概不会忘记,去年九月,“阿里p9PUA并骗炮”的爆料。发帖人在职言点名道姓并附上真人照片,指控阿里某位p9婚内出轨、到处聊骚,等等。

事后,该事件被证实为造谣,造谣者也发布了自己的道歉,道歉信中承认,这是“因为一些口角私怨”而起意的诽谤。

可想而知,在此之前的匿名爆料区,恶意可能更不受拘束。这是所有匿名社交类产品必须共同面对的问题。

脉脉更遭诟病的一点在于,比起做“职场社交”的初心,这些真假难辨的吐槽和爆料,是否成了平台吸引用户的“财富密码”?

脉脉CEO林凡曾经在接受采访时透露过,职言的每日DAU(日活跃用户)在整个脉脉的DAU里,仅占不到10%。言下之意,尽管看上去热闹,职言并不是脉脉想走的捷径。

但现在职言俨然成了传播学意义上的一种景观。无论有多少人指责脉脉盗取通讯录的行为、难以退订的短信推广、鱼龙混杂的社交圈,仍然挡不住今天的大厂员工一有些什么风吹草动,就去职言区吐槽两句,或者静静旁观。

互联网公司这些年疯狂地扩张、成长,用每一个产品组装出现代人的生活,而人又总是对大厂既爱又恨、既神往又退缩、既想求取优厚待遇的庇荫,又想保全自我和自由。人和大厂的关系,已经血肉相连密不可分。

在职言区,你才能真正看懂一家互联网大厂的B面。

3

职言区是陌生人职场社交的平台,人和人之间的复杂微妙在这里当然也不例外。

同侪压力无疑是这些大厂人心里最大的贪痴嗔。脉脉用户熟练运用每一家大厂的语言体系,这套语言体系里有多个维度,可以清清楚楚地帮你找到你在互联网世界里的位置:

D是级别,脉脉er可以无缝将其换算为其他大厂的P或M,package又称总包,指一年可以拿到手的数字。

并且在面对别人晒出的薪资时感慨一句:

天主教明言嫉妒是七宗罪之一,在脉脉上,这是每个人看别人晒薪资时的原罪。

本来,人与人在这里的关系极浅,大多数人,都是看到人赢时开玩笑酸上两句,或是在心里暗暗比较偷偷得意。但有时还会有这种武侠情节出现:

不知道这桩委任最后如何收场。在这里,维系大家情感的,可能就是“同为天涯打工人”的那一点点认同感。

即使大部分时候,用户之间关系都很疏离,但这次pdd的事件,还是唤起了某种物伤其类的共情,开始有这样的声音出现,虽然在这个结构松散的平台上,看起来并不成气候:

职场社交或许是效率不高的弱社交,但是打工人们总是心怀恻隐的命运共同体。

一个年轻女孩的猝死会让所有人心痛,职言里那些加班加到油尽灯枯的讲述,也总是能令人感同身受。

林凡曾经说过,脉脉职言的负责人与广告、招聘等部门的负责人总要“打起来”。因为职言上这些看起来“负面”的爆料,使得广告主不愿意投放,这些“负面”消息也让招聘变成一件难事。

根据他的说法,脉脉欢迎职言涉及的公司自己出面澄清,而不是由平台本身做删帖处理。

于是那些声音都在经过一些判断、核实后,被尽可能地保留了下来。

这真的能让大家的声音汇聚到一起吗?好像并不那么乐观,这当然也不是脉脉的初衷。

说到底,职言终究是一个各自发言的社交场,每个人都是各取所需。旁观别人生活时的恻隐、愤怒、悲伤,终究不能解决更多现实生活的问题。职言上的控诉再真实,大多数人还是要回到现实生活里努力赚钱——甚至于“用命换钱”。

可至少,在这里,信息的交换是平等而又高效的。人和资本的力量差异如此悬殊,以至于许多人根本无法对资本发出更多叩问。

相比之下,网络上的陌生人反而比公司的HR更值得信任,至少你可以心无挂碍地问上一句:“公司加班多吗?”“有没有加班费?”

从github上的“996icu”,到曾经的无秘吐槽,再到今天的脉脉职言,这些“赛博茶水间”的存在的意义就在这里吧。

var vote = sinaSurvey.init({parent: “.smartSurvey_docplugin”,id: 3137,});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皇冠官方注册_点此进入 » 在脉脉职言 我才真正看懂了互联网大厂

评论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